水库边修建的灰色砖房中

2021-03-09 10:54

10月10日下午,记者从入口处走完全程,发现了两处墓穴正在修建墓碑陵墓。由于修建时怕见到日光,均在墓碑的上方,搭起了一块遮阳的帆布。

而另外一些没有修建的墓穴,则呈现出与周围景致不协调的土色,类似于绿色山林中的一块块“斑秃”。作为“承包人”的马六二告诉记者,这些黄色的山地,实际上都已经被人购买,只是还没有修建罢了。

打鼓潭:

文/记者张丹 图/记者杨耀烨

马六二向记者介绍了1亩地的价格,600平方米左右一共六万块左右,再加上修建陵墓的四五万块钱,一共也就十万左右。他指了指对面一处临水的位置介绍,那块地也就200多平方米,一共也就两万。“但已经有人选好了,还没修。”

他爆料称,2003年,有村干部在没有经村民集体讨论的情况下,也没有经上级部门批准,私自设立打鼓潭墓园,“侵吞”村集体山林2711.2亩,铲平村民的山寮、果树、茶园,毁林私自修建豪华墓地出售,以此获取暴利。

进入到打鼓潭,记者看到,两侧的山林均出现了多处“斑秃”。更是有不少的墓穴已经赫然屹立,墓穴大小由几百平方米到几千平方米不等。而有一些墓穴由于只是将此处的山林砍伐,还没有建成墓穴,则呈现了大小不一的黄色“斑”夹杂在绿色的山林当中。

而对于爆料人提到的此片“墓园”是由其弟马海盛经营,马海波则表示,他弟弟马海盛的确是在打鼓潭的山中,不过马海盛并不是管理所谓的“墓园”的,而是帮忙看守山上的一座寺庙。

至于建成的墓会不会有被“恢复”的危险?这位“马队”老板则让记者放心,既然是从村子里“承包”下来的,肯定没问题,“村里他们会搞掂。”

10月10日下午,记者从一条小路进入到打鼓潭山谷中,就在“打鼓潭墓园”内看到,起码有上百座大小面积不一的墓穴遍布整个打鼓潭山谷。记者在谷内看到,一部分墓穴已经修建完成,面积在几十到几百平方米不等,修建非常豪华。

回应:“难于管理”

记者随后在交谈中得知,这位“老板”名叫马六二,他说是从村子里“承包”负责卖地的。水库边修建的灰色砖房中,就有一座是他的住处。

随后,记者联系到了这位爆料人“马刀”。他告诉记者,由于自己曾实名举报村领导,为了自身的安全,已经“逃”到了外省。

揭秘:“承包”卖地?

“都一样,100块一平方米。”

他告诉记者,看“风水”一定要趁早,不然等到老人过世,根本没有心情和时间去找“宝地”。在村子里,他就认识不少的“风水师”,可以帮记者找一块“宝地”。他听到记者“酬金”的承诺之后,便又开口称,“酬金”什么的都无所谓,愿意帮记者这个忙,并留下了记者的手机号。

“他是来看地的。”马姨指了指记者,告诉正在打钻的“老板”。

常年往打鼓潭运送水泥、石料的“马队”老板告诉记者,在打鼓潭内看到的灰色砖房,实际上就是“承包人”的住处,他们每年向村子里交纳一定的承包费,然后由自己来卖地。

对于从村子里“承包”的说法,也得到了作为“承包人”马六二的肯定,但不同的是,他可以卖整个打鼓潭内的地。他告诉记者,买地的费用里面就包括了“墓园”的管理费用,肯定不会有问题。而当记者提及每年需要交纳的“承包费”时,他则没有回应。

“会不会有人来查?”

记者顺着这条石子路一路向上,偶尔会有拉石子的车辆经过。在走上了较为平坦的水泥路之后,便进入到了“打鼓潭墓园”的区域。

在这种类似于墙面的墓穴处,记者还发现了上面写着多个“马队”老板的手机号码。随后,记者了解到,这些写着“马队”的联系方式,便是多个“墓园”贩卖的承包人。据了解,这片林地大约2700余亩,为普宁市下架山镇双丰村集体所有。

引路:蹊径上山

打鼓潭山上的墓地边的树木被砍伐。

他介绍说,由于承包人会“划区域”卖地,所以,几乎都会有自己的“修墓队”,有些区域是他们这些流动的“马队”不能去的。

当记者再次提起要去“打鼓潭”先看看时,他告诉记者,他只能带记者到上山的路口,剩下的路要记者自己走。

近日,一条有关“山林墓地化”的举报帖出现在各大媒体的留言板,自称为“马刀”的网友在其博客中爆料,广东省普宁市下架山镇双丰村中有些人,从2003年开始将村中的一块名为“打鼓潭”的林地,逐渐改造成为了墓穴,并私自出售获利。

从船桥水库顺着236省道一路向北,在一个不起眼路口,村民停了下来。“从这里一直走就能到了,要经过一个采石场,然后走水泥路。”记者发现,这个路口记者曾经经过,但是由于路口太窄,而且是石子铺成,在行车过程很难看到。

接到爆料后,记者随后来到广东普宁了解相关情况。

马海波告诉记者,这片2000多亩的林地的确归双丰村集体所有,但是他们并没有“卖地”建坟。至于网络中提到的“打鼓潭墓园”,他也表示,并没有所谓的“墓园”存在。而山上出现的一些修建好的墓穴,都是周边的村民自己上山挖建的。“不存在卖墓地的情况。”

当得知记者是来此处“看地”时,唯一会讲普通话的马姨说,她可以带记者去找卖地的人。

马六二和经常在这里运送水泥、石料的“马队”老板均表示,这些墓穴的区域是这些“承包人”从村子里承包下来的,每年向村中上交一定的“承包”费用。但不同的是,马六二告诉记者,这片打鼓潭内所有的区域均是由他承包贩卖,而“马队”老板则称,这些林地是分区域“承包”给不同人,每人有一块“承包区域”,其他区域则不负责。

“宝地”:打鼓潭

上百座豪墓遍布山林

当得知记者要寻找“打鼓潭墓园”时,他看了记者数眼,又看了看“粤a”的车牌,问记者找那里做什么?当村民得知记者是帮朋友办事选择“风水宝地”时,他神色一缓,从口袋中抽出了一根烟,给自己点上,开始和记者详聊了起来。

正在筛沙子的马姨告诉记者,她也是从周边的村子过来的,每天的工作就是帮着干些杂活儿。“一天能有150元的收入。”

对于这些墓穴贩卖的情况,马六二解释说,那些修建完成的墓穴自然已经有人购买了,而那些已经被挖“秃”的山林,大部分都已经被人购买了。他指着一个已经被挖“秃”有着墓穴轮廓的临水山地,告诉记者,这里的墓穴已经被人买了,只有两百多平方米,价格也只在两万元左右,非常便宜。

“100块一平方米,要多大的都行!”

针对打鼓潭林地被毁修建墓地,记者向普宁市下架山镇双丰村的村支书马海波了解相关情况。

破坏:“斑秃”的山林

卖地:“一平方米100块”

记者从普宁民政局相关科室了解到,这里有着这样一座墓园,他们“并不知道”。普宁民政局相关科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她并不知道打鼓潭有着一座墓园。而对于市民如何分辨哪些是公墓墓园?她则表示,“你看哪里墓多哪里就是了。”

“这个你放心,绝对没问题。”

工地旁,两辆挖土机巨大的铁臂不停地挥舞。在它们背后,一座巨大的坟墓已俨然成型。10月10日下午,广东省普宁市236省道河田坝旁,挖土机正在将坟墓的前端进行修整。在接获普宁市下架山镇双丰村有人毁林建墓出售的爆料后,本报记者赴现场进行调查,发现这一现象确实存在。

在依山道路的两侧,由于不少村民前来祭奠亲人,几乎每隔一段路程便会铺满黄纸。在临近道路的山坡,有些墓穴已经建成,用红砖和水泥砌成,外部还刷了一层厚厚的白灰。

记者从普宁市下架山镇政府了解到,目前,针对记者反映的情况正在调查,尚未出结果。办公室一周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目前已经向上级领导反映了情况,但还没有答复。

当她装好了两担沙子之后,领着记者走到了正在施工的现场。其中一个正在打电钻的人,便是她所说的“老板”。

为何在打鼓潭会有如此多的墓碑?马海波解释说,打鼓潭距离双丰村的距离很远,而且有一段很长的山路要走,交通不便,“很难管理。”

他告诉记者,今后到这里看地可以来找他,对面的山林没有路过去,他可以划船直接送过去看地。“看地”要慢慢选,着急不来,“有好几块地都很不错。”

10月10日下午,当记者在普宁市236省道来回穿梭了数次,均没有找到地图中显示有一山之隔的“打鼓潭”时,一位当地的村民骑着摩托车进入了视野。

“老板”停下手中的活儿,微笑着迎了上来。而其他工友在听到是来“看地”的之后,又开始继续手中的活儿,不时会往记者这里瞄上两眼。

爆料:“有人卖墓地”

“打鼓潭墓园”是如何隐性经营的?记者采访多位在这里卖地、修墓的“老板”,均表示是“承包”。

其中的一处修建墓碑的工地,墓碑已经基本完工,修建的工人在阴凉处休息聊天,而一些女工则从旁边的山林中,折断了一些松枝,准备插在修好的陵墓周围。记者随后了解到,这些修建墓碑的工人,多来自周边村庄的当地村民。

“这里的地怎么卖?”

“豪华墓地一般占地10-30亩左右,卖给人家价格约10-30万元,小的墓地卖3-10万元不等。”“马刀”说。身在外省,他如何了解村中林地的情况?“马刀”解释称,自己曾经悄悄回去观察过现在墓园的情况,但是“没有回村”。他告诉记者,毁林数十亩而建的豪华墓地气势恢宏,漫山遍野,触目惊心。“现建成的坟墓500穴,预售的有200余穴。”

记者在到打鼓潭采访的过程中,在道路的周边山上,并没有发现有明显的寺庙。

修坟:“一天150元”

“临水不临水的都一样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