防汛值班值守到位

2021-02-22 11:06

之后,郭金龙又对监视屏中的雷达回波图发生了兴趣,“谁给我讲讲现在这移动的回波图上都能看出点什么?”市水务局副局长潘安君马上熟门熟路地介绍起来:“从这个图中可以看到,西南方向正有一个天气过程,后半段的降雨会集中在大兴、通州等东部地区。”

昨天下午4点多,莲花桥和东直门桥区附近雨势较小,路面水深约两厘米。由于雨前通过交通路牌、广播、短信等多种形式提醒过司机,路面车流量较小,两个桥区行驶一路畅通。多名出租车司机表示,由于天气较差,将会尽早收车回家。

相对来说,广渠门附近雨势较大。昨天下午5点左右,两辆排水集团的排水车和两辆抢险车已经等候在广渠门桥下,另有两辆交警的车在桥区待命。据排水集团的工作人员介绍,他们在昨天下午4点半的时候就接到了调度命令,来到了广渠门桥下待命。直到晚上6点半左右,排水集团的工作人员仍未离去,“我们要看调度命令,之前说的是雨不停人不撤”。

市气象台统计,截至昨天19点,全市有9个站点降雨量超过50毫米,最大降雨量为海淀区青龙桥102毫米。城区平均24.8毫米,全市平均13.6毫米,东北部平均13.0毫米,东南部相对较小平均5.5毫米。

截至昨晚6点半记者离开时,广渠门桥区行驶畅通,路面无明显积水。

虽然这是今年北京迎来入汛以来的最强降雨,刘洪伟认为,与7·21还是不具可比性。7·21时,全市的平均雨强就达到170毫米,最大雨强度更是超过了500毫米。同时,此次降雨为阶段性降雨,强降雨的持续时间明显不足,影响不可同日而语。

昨天早晨,本市一场雷电强降雨开场,随后上午保持湿热天气,市民感觉空气闷热,气压极低,是典型的桑拿天气。昨天下午3点半开始,本市雷电不断,白昼瞬间变成黑夜。北京市气象台15点35分升级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,提示未来6小时大部分地区有暴雨,局地大暴雨,伴有雷电。随后海淀区、昌平区发生强降雨,电闪雷鸣。

郭金龙表示,今年汛期预报比较准确,防汛值班值守到位,社会各方、市民也比较配合。他强调,主汛期虽然即将过去,但今年气象表现比较异常,降雨带北移情况明显,所以在最后阶段应做好各项工作,确保今年安全度汛,再遇较大强度降雨不发生伤亡事故。

市交管局表示全市共有6处积水点实施了交通管制,有4处已经恢复,仍有两处正在进行排水。这时,郭金龙马上问道:“是哪两处?有视频吗?”很快,尚处管制状态的肖家河桥的实时画面就出现在会场的监视屏上。

市防汛办总工程师、新闻发言人刘洪伟表示,此次降雨有三大特点:一是历时虽长,但时停时下,属于阶段性降雨。二是降雨前期伴有雷电、大风,易产生局地、复合性的灾害。所谓复合性灾害就是说,雷电比较多,这样容易造成树木折断等各类次生灾害事件。三是局地雨强大,比如海淀区青龙桥降雨超过100毫米,达到大暴雨级别。

市气象台台长乔林分析此次强降雨成因时表示,充沛的水汽,再加上比较强的上升运动,就形成了明显的降水。

乔林表示,强降雨的根源是副热带高气压向北抬,然后北京的西边有冷空气东移,两个系统不断地靠近,就会出现这种有利于水汽输送的降雨天气。

昨日17点25分,市委书记郭金龙坐镇市防汛指挥部,听取了市防汛办、交管局、排水集团等的相关情况汇报。

昨天下午,本市城区内的主要桥区未出现积水。广渠门附近雨势相对较大,排水集团的工作人员和交警一直在执勤。

乔林进一步分析说,昨天的降雨分布不均匀,有些地方小雨,有些地方达到暴雨甚至大暴雨,比如海淀的青龙桥地区,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就是有更强的对流云团。因为昨天的空气又暖又湿,而上边比较干冷,对流比较强,有利于空气上升,上下交换,因此出现这种丰沛的雨水。